栏目分类
新闻中心
你的位置:新疆冰川时代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他拍了200张中国人干净、真实的脸,他们拥有的,早已离我们远去
他拍了200张中国人干净、真实的脸,他们拥有的,早已离我们远去
发布日期:2022-08-17 01:16    点击次数:74

图片

永远的回忆来自物道00:0004:07

收录时光的摄影|湿版摄影

这不是100多年前的老照片

这是一位怒族八十多岁阿妈的照片

被拍摄的时间是2010年

图片

▲ 老姆登村的金玛伟 2010年6月

“阿妈一生坎坷

几个孩子都夭折,只剩下一个女儿

当我拿照片给她看时,在那一瞬间的目光里

一辈子经历的事都在脑海中浮现”

摄影师骆丹说

图片

图片

2010年,骆丹听闻在中国西部

横断山脉的纵谷地带

世代生活着两个古老民族──傈傈族和怒族

他们远离现世,平静安宁

为了拍下那一张张干净、真实的面孔

骆丹开着一辆改装有暗房的面包车来到这里

图片

图片

湿版摄影是一种最古老的摄影技术

它的曝光时间得好几秒

要求被拍摄的人要完全静止,才能让相片高清

不仅如此,它还得通过手工缓慢的冲洗

人像才能显现在玻璃板上

图片

图片

骆丹在怒江拍了200多个人

照片记录着他们一生中最平凡的一刻

可那也是他们短暂的一生

图片

▲ 耶云和女儿胡秀珍 木尼马村 2010年8月

图片

一辈子的信仰

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

都是基督教最虔诚的信徒

每一个村子都有教堂

不似我们平日里见到的那般华丽

只有刷白的墙、木做的围栏和凳子

教堂前有一个废旧的氧气瓶

到了做礼拜的日子

约翰牧师就会站在那里敲响“大钟”

他殷切地盼望着村民们接踵而至

而敲钟这件事,他决定做一辈子

图片

▲ “我大概就在这里敲一辈子的钟了”  敲钟的约翰 老姆登村 2010年6月

无论是忙碌的丰收季节

还是刮风下雨的天气

村民们听到钟声,都会细心打扮一番

人们穿上绣着花纹的传统服饰

盛装打扮去到教堂

在那里他们祈祷平安、健康、丰收......

图片

▲ 盛装的妇女 石门登村 2010年9月

图片

▲ 施底村的恰福生 2010年10月

到了感恩时节

人们在简易的教堂外欢聚一堂

唱欢乐颂,唱赞美诗

厨房吻戏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line-height: 1.75em; text-align: center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人们庆祝主的诞生

他们感激着主所赐予的一切

一朝为信徒,终身为信徒

不忘感恩,是他们一生的信条

图片

▲ 圣经培训学校的桑鲁斯牧师 木尼马村 2010年8月

图片

▲ 感恩节的聚会 瓦娃村 2010年10月

一辈子的职业

母亲,是当地女人一辈子的职业

在骆丹看来,怒江的母亲却有些不同

她们没有化妆品抚去岁月的伤痕

也没有华丽的玩具去安抚孩子的心

她们唯有把孩子抱在怀里

陪伴,是她们给予孩子最多的爱

图片

▲“岁月很长,我只想在你身旁” 和前英和女儿丰六花 石门登村 2010年9月

在怒江

无论是去教堂,还是下地干活

女人们都会挎着一个用竹编织的篮子

垫上一层薄棉被

把孩子轻轻放在里面

把绳子挂在身上

图片

▲ 何玉娟和儿子何圣杰 老姆登村 2010年6月

图片

▲ 恰四迪和儿子罗海生 金秀谷村 2012年

等孩子渐渐长大

能跑能跳了

女人依旧会把孩子带在身边

教他们做礼拜,教他们唱欢乐颂

直到他们长大成人

有足够的勇气离开自己

再放手去生活

图片

▲ 你言大和两个儿子 布拉底村 2010年11月

图片

▲ 少年肯沙花和邓怒生 木古甲村 2010年10月

时光会褪色,但爱不会

在骆丹的相机里,母亲是孩子的依靠

而在每一个女人的眼神里

都闪烁着圣洁之光

图片

▲ 你好叶,胡雪芬母女 腊吐底村 2012年

一辈子的故乡

照片里的这些老人、女孩、少年......

他们都是生活在峡谷里普普通通的农民

他们砍柴、喂马、种植水稻

哪怕收入微薄,却从没有想过要离开这片故土

图片

▲ 路 2012年

图片

▲ 阿佳和他的小毛驴 知子罗村 2012

图片

▲ “寂寞时,有马儿陪着我。”  牵马的爱春华 金秀谷村 2010年7月

骆丹在路上遇到了这个采石头的小姑娘

她家要建房子了,地基得用石头

于是全家人一起就去山里采

再沉甸甸地背回家

图片

▲ 背石头的女孩 布拉底村 2010年11月

村子在山上,交通极为不便

建房用的材料有些需要人背马托运到山上

骆丹曾见过一对夫妇背了几个月

几乎相当于将一座房子背到了山上

图片

▲ “这是他们日常的辛苦,但也平静地面对这些苦” 劈柴的益四花 布拉底村 2010年11月

图片

▲ 床 2012年

即使岁月是日复一日的清贫

可当你与他们四目相对

你能感受到他们的眼神流露出的尊严

你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敬意

图片

▲ 石门登村的普阿奇 2010年9月

骆丹说

“因为他们的眼神,他们的表情

他们那种很自然而然的精神层面的表露

特别打动我”

图片

▲ 阿鲁底村的余玉芬 2010年8月

图片

▲ 杨杜蕾和杨化林姐妹 瓦娃村 2010年10月

在过去的饥荒岁月

是弓弩让他们得以温饱

国家禁猎后,当地人难以割舍对弓弩的感情

于是演变成竞技体育

当骆丹提出给沙义海拍个照片时

沙义海满心欢喜拿着他心爱的弓弩

那是他一辈子的骄傲

图片

▲ 弓弩比赛冠军开四叶 施底村 2010年10月

图片

▲ 拿弓弩的沙义海 施底村 2010年11月

一辈子很长,一辈子也很短

这里是他们的一辈子的故乡

他们出生、礼拜、长大、劳作、死去

一辈子的永恒静穆

一辈子的眷恋与深情

都将深深印烙在这里

而我们,唯有透过骆丹的照片

窥探他们的岁月流长

我们拥有的,他们尚未接近

他们拥有的,却早已经离我们远去

图片

▲ 岸 2012年

图片

▲ 山洞里的开福 左洛底村 2010年8月

在结束怒江的拍摄后

2014年,骆丹又一次出发

他前往中国西北

去寻找比人一辈子更长的时光

那里经过亿万年风吹日晒和打磨

时间在地球表面留下沟谷、沙丘、疤痕和生命

他希望把时间的美拍下来

让更多人看到

比一辈子更长的

是这个世界的岁月流长

图片

图片

▲ 摄影师骆丹

文字为物道原创,图片由「骆丹」授权提供,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